中华搪玻璃网-搪玻璃行业的门户网站
网站首页 资讯中心 商业机会 企业黄页 产品中心 技术文献 行业展会 网刊专区 专委会
■ 本页位置:首页行业分析 → 详细内容
长江经济带重化工围江如何破成挑战
来源:中华搪玻璃网  |  日期: 2016-3-11

  长江经济带再次成为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的关注焦点。

  今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重要基调: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国务院副总理、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组长张高丽随后表示,今年是长江经济带发展全面推进之年,要把改善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作为最紧迫而重大的任务。

  在此基调下,长江经济带流域相关省市未来如何才能够在“大保护”下寻求发展机遇?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环保厅副厅长钟勤建建议,应该在“安全长江”“清洁长江”“生态长江”之外,也要打造“富饶长江”。而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重庆代表团则以全团建议的方式,希望国家层面支持重庆打造“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重要枢纽。

  12万家污染源密布长江两岸

  “长江环境风险防范形势已经十分严峻,是我国涉危企业最集中、布局性环境风险最突出的流域。”长期关注长江经济带的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环保厅副厅长钟勤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忧心忡忡。

  数据显示,中国40%的可利用淡水资源在长江流域,流域内渔业资源丰富,淡水渔业产量约占全国60%;湿地面积1154万公顷,超过全国湿地总面积的五分之一;长江流域又是中国生物多样性的重点地区。

  然而,现在这条母亲河在众多的化工企业、过度捕捞、水污染等影响下,已不堪重负。

  近年来,国家层面也注意到长江流域面临的严峻环境问题,逐步把长江流域保护提到了议事日程。

  习近平在重庆考察期间明确指出,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把实施重大生态修复工程作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项目的优先选项,实施好长江防护林体系建设、水土流失及岩溶地区石漠化治理、退耕还林还草、水土保持、河湖和湿地生态保护修复等工程,增强水源涵养、水土保持等生态功能。要用改革创新的办法抓长江生态保护。要在生态环境容量上过紧日子的前提下,依托长江水道,统筹岸上水上,正确处理防洪、通航、发电的矛盾,自觉推动绿色循环低碳发展,有条件的地区率先形成节约能源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产业结构、增长方式、消费模式,真正使黄金水道产生黄金效益。

  在习近平总书记定调大保护的基础上,众多代表、委员也提出了看法。钟勤建表示,在长江流域,仅石化、化工、医药三大行业,就有企业12万家之多,要解决难题,需要做好顶层设计;优化长江流域国土空间的开发格局,构建环境分区管制和风险分区防控体系;比如生态敏感区,如果有污染较大的企业,就要有序退出;比如以后要上新的项目,要严格准入标准,不同功能分区,不同产业项目准入标准。

  全国政协委员、武汉理工大学教授李长安则提出,应将“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作为纲领性规划,其他“规划”都应在此框架下制定,而且对如长江这样重要的生态功能区保护画出红线,并加大考评。

  李长安还建议,应该根据长江流域环境的重要性,采取立法措施。而在立法之外,建立补偿机制也是代表委员关注焦点。去年年中,在沪全国人大代表与上海市人大代表和相关官员组成的调研小组在长江沿线城市调研后提出了“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的调研报告。报告提出了建立长江流域综合管理与治理协调机制,统筹流域内开发、利用、治理、保护等重大政策。此外,报告还建议建立长江流域补偿机制,上游水质达到或者优于这一水质标准的,下游予以补偿;上游水质劣于这一水质标准的,上游某个区段应予赔偿。

  “重化工围江”怎么破?

  如前所述,12万家化工医药企业密布长江两岸。更为关键的是,12万家企业中,有相当一部分属于巨无霸,如南京金陵石化、扬子石化、仪征石化之于江苏,又如巴斯夫、建峰化工之于重庆,一些动辄十万几十万名工人的巨无霸型重化工企业,未来何去何从,也是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关心的焦点。

  就流域分布看,长江两岸最核心的重化工企业大多数分布在江苏省。

  据江苏省经济主管部门的一份汇报材料显示,2007年之前,江苏沿长江区域主要布局石化、能源、钢铁、有色金属、火力发电和生物制药等重化工业,这也是世界范围内重化工业的主流发展路径。

  另据江苏省副省长许津荣在2015年江苏环保新技术交流展示会上介绍,江苏原有化工企业2.1万家,迄今已关停7000家,余下1.4万家,其中近50%的化工企业布局在长江江苏段两岸,有7000家之多。

  现实中,重化工企业沿江而建有着必然性。据介绍,此类企业通常对水资源需求量大,而长江不仅满足了企业对水的需求,还为物流运输提供了便捷低廉的成本优势。

  来自交通部的一组数据显示,长江作为水源地,沿线化工产量约占全国46%,长江流域的石化产业生产能力已占据全国的“半壁江山”。

  另一方面,长江排污现象十分突出,长江接纳的废水量位居全国七大流域首位,早在2012年,排入长江的废水已经超过300亿吨,几乎相当于每年一条黄河水量的污水被排入长江,其中大部分是工业废水。

  对此乱象,早在2014年,交通运输部水运局副局长王明志撰文称,各地在上马石化化工项目时,虽事先进行了园区规划、环境评价、安全评估,但主要是单个项目或园区的局部影响来评估,没有统筹考虑整个长江水系的生态环境承载力和运输系统承载力,当前亟须从国家层面对沿江石化化工产业进行统筹规划布局,要规范沿江两岸化工园区发展,优化沿江石化、化工产业布局。

  记者注意到,正是在这样的特殊背景下,江苏省目前对石化及医药业已经全面进行限制发展,另一方面,金陵石化等大化工、重化工业向连云港等沿海地带搬迁事宜,也已全面提上议事日程。

  “现有条件下,重化工业必须实施有效搬迁。”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政府参事室副主任、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表示,我国的“十二五”规划指出,那些主要利用进口资源的重大项目,优先在沿海沿边地区布局。有序推进城市钢铁、有色、化工企业环保搬迁。

  刘志彪称,长江流域是一个经济带而不仅仅是一个运输带。长江流域的开发,是要开发沿长江流域的经济功能。如果把长江开发仅等同于运输功能开发,是贬低长江开发的真正价值,也会毁了这条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打造“富饶长江”

  大保护前提下,长江经济带的发展机遇已经失去了吗?

  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提出长江经济带“大保护”的基调下,也提出了市场、开放是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动力。沿江省市和国家相关部门要在思想认识上形成一条心,在实际行动中形成一盘棋,共同努力把长江经济带建成生态更优美、交通更顺畅、经济更协调、市场更统一、机制更科学的黄金经济带。

  显然,在大保护的前提下,长江经济带作为黄金经济带依然具有发展的机遇。钟勤建提出,应该在“安全长江”“清洁长江”“生态长江”之外,也要打造“富饶长江”。他认为,长江流域要合理控制开发强度,不是保护了,就不开发,沿江各个地区,从产业布局上,实现梯度转移和错位发展。

  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重庆代表团则以全团建议的方式,希望国家层面支持重庆打造“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重要枢纽。重庆团希望国家层面加快提升三峡大坝通行能力,解决长江“肠梗塞”问题。同时也希望有关部门加快沿江铁路建设,从而更好地实现长江沿岸铁公水联运。

  显然,长江经济带发展中的一些障碍破除之后,长江经济带发展将迎来更大的机遇。全国人大代表、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汤宗伟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长江航运受到长江三峡船闸瓶颈制约,运输效率和服务水平低;长江航道不畅,通过能力弱,对周边辐射不强;向东向西铁路通道不畅,铁水联运优势难以发挥等问题。

  在他看来,破除上述问题之后,将充分发挥长江黄金水道横贯东西、通江达海的优势,增强西部地区优化资源配置,承接国内外产业转移的能力和水平,有利于进一步缩短西部地区与东部市场、国际市场的距离,推动内陆地区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和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国内经济技术合作与竞争。

  破除阻碍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障碍,无疑会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带来了新契机。目前,包括重庆、四川等长江经济带省市,还纷纷提出了绿色发展、产业创新等思路。

 

上一篇:山西煤炭矿权新规亮点解读及各方反应
下一篇:2015年中国钛白粉市场高开低走 氯化钛白成发展亮点

[最 新 文 章 ]